開干貨店怎么樣

 每天背著一臺相機,騎著小摩托收海鮮干貨、發快遞,26歲的惠安小岞人陳瀟在很多人的眼中,只是一個“兼職”拍照跟快遞員的小魚販。
  在同村鄰里看來,福建師范大學協和學院廣告專業畢業的他,辭去深圳的工作,回到老家干起“不識字的農村婦女賣海鮮”的活,多少顯得有些不務正業。
  但這種每日吹著咸咸海風的生活,陳瀟甘之如飴。他說:“即使海風把我吹得好黑好黑,即使每天跟海鮮打交道渾身魚腥味,那又如何?我可以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!我可以工作跟生活一起!我可以在那片咸咸的土地上打滾,望著大大的海跟藍藍的天做夢和發呆。哈哈!”
忘不了那片海
  工作兩年后,今年5月,陳瀟辭去深圳的工作,回到那片生他養他的海——老家惠安小岞。
  2011年,陳瀟大學畢業后,先后在江蘇無錫和深圳的房地產公司,做過銷售管理,跑過工地,工資從開始的1500元,到最后能拿3000~4000元。
  但“每天忙忙碌碌的,沒有目標,人際關系也很復雜”的生活,并不是陳瀟想要的。他說,不喜歡整天坐在辦公室一成不變的工作。在外地工作,請一次假回家幾天,常常要提前加班兩個月。“父母在,不遠行,我想陪在父母身邊。”
  但陳瀟回家創業的想法,并沒有得到支持。“有人說,不識字的農村婦女賣海鮮,怎么你大學本科出來,也跑去賣海鮮了?”質疑的聲音很多,其中也包括陳瀟的父母,“爸媽覺得我讀了4年大學,學費不是都白交了?他們建議我一邊開網店,一邊再找份合適的工作”。
  因為“受不住別人異樣的眼光與詢問”,陳瀟的海鮮干貨網店,去年5月31日注冊,但今年3月份才開始營業。“你描述得再好,第一步不踏出去,都還是零。”直到4月份,朋友的一席話,才讓他勇敢地踏出第一步。5月底,陳瀟辭掉工作,回小岞開網店,賣起家鄉海鮮干貨。
  上個月,陳瀟跟父親談了一個晚上,將成熟的想法和具體的計劃告之,父親才同意,并與他“君子協定”:給他買了一個大冰柜,還提供了幾千塊錢的水產干貨。但限他3個月內做出成績來,否則乖乖出去找工作。
他的碧海藍天
  “開網店只是我朝夢想邁出的第一步”,陳瀟結合廣告專業優勢,用攝影和文案裝點小店。
  現在每天早上起床,陳瀟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,看看網店的業績。然后,他就騎著摩托車在村里幾處批發市場看貨、買貨。有時還會跑去不遠的凈峰鎮,那里盛產地瓜粉和花生。接到訂單后,他又騎著摩托車把貨從倉庫拿回家里,等著快遞上門取貨。
  晚上則是陳瀟的學習時間。沒有開網店的經驗和系統的培訓,主要靠借鑒別人,“我會找一些教程來看,學學如何讓網店經營得更好”。陳瀟說,網上賣水產干貨的并非他一家,怎樣才能與眾不同?
  “比如賣本地魷魚干,特產只是第二屬性,第一屬性是食物本身。要讓客戶有購買欲望,有很多因素,食物的安全感就是其一。”所以陳瀟想到公開制作過程。他決定跟著漁民出海3天,拍攝捕撈各種海鮮的過程,上岸后,再拍攝整個干貨曬制過程。另外,陳瀟還在各種寶貝后面,鏈接上環境優美的小岞風光照片,一來讓客戶放心,二來宣傳一下家鄉。今后,他還打算拍攝視頻放到網上去。
  從新鮮度、干貨的干度、賣相和味道等細節,陳瀟一家家現場看貨收貨。由于質量好,回頭客也很多,有的還成為朋友。“這個月臺風,還有網友關心,一位張家界的朋友還寄來了他們那里的特產葛根粉!”
  1個多月過去了,網店平均每天能接到10多單,陳瀟很有信心可以通過父親的“考核”,而且他發現,那些異樣的眼光開始不見了。陳瀟說,開網店只是他朝夢想邁出的第一步。未來,他希望把網店規模做得更大,然后注冊一家公司。等到這些都實現了,他想去支教,多做一些公益。
  夏天的太陽,把陳瀟曬得黑黑的,汗珠不停地從額頭上滑落。“做自己想做的事,很自由、很充實、很開心。街上很多人我都認識,外面吃不到的東西,在這里都能吃到,父母也可以常常看到,多好!”陳瀟說,“如果你覺得有一件事情很有意義,就要堅持做下去”,讓大家看到自己的選擇是對的。
在網店上,陳瀟用了一段西班牙《世界報》評論的話,作為店鋪介紹的開頭:
  “他們本可以吟誦詩歌、結伴旅行……而現在,年輕人大學一畢業就成為中年人,為了柴米油鹽精打細算……他們的生活從一開始就是物質的、世故的,而不能體驗一段浪漫的人生,一種面向心靈的生活方式……”


標簽:擺地攤心得
分類:創業故事| 發布:地攤貨批發網| 查看: | 發表時間:2014-12-11
原創文章如轉載,請注明:轉載自昊鑫隆百貨 http://www.rhgjsc.com/ 
日本韩国综合三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