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兒子一起擺地攤的酸甜苦辣

我高興壞了,無法言喻的喜悅,兒子的表現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,哪怕一天只賣三件,只賺15塊錢,可誰又能說我賺的只是15塊錢呢?我所賺取的何止金錢可以衡量。有些事絕不是金錢可定成敗的。我成功了,我還要繼續努力。我暗暗決定,每天下班擺攤,要培養兒子濃厚的興趣。
  夜22時,邊緣攤位的都在收攤,我也跟著收拾,兒子說:收攤?我說:明天繼續,今天沒找好位置。
  對面攤位的美女走過來,善意提醒:你們不該擺這里的,擺錯了位置,要是在那邊就不是這個賣法,你在這里不管怎么吆喝都賣不動。
  我說:別提了,來晚了,就這還差點沒搶上。
  兒子推銷上癮:美女,給你兒子買件衣服吧,很便宜的,15一件,買了你絕對不后悔。
  美女樂了:我沒兒子。
  兒子窮追不舍:你生兒子記得找我啊。
  美女樂不可支,問我:這你誰啊?
  我得瑟地說:我兒子。
  美女:太會做生意了,就這喊法在那邊早賣完了。
  我說,謝謝啊!
  要不是兒子吆喝的具有煽動力,美女不會過來與我們搭訕,更不會為我們指點迷津。
  用兒子的話說,雖然只開個張,但是很多人看我們的貨,還是很高興。
  我收著攤,路邊行人稀落,兒子喊上癮了:收攤的生意啦,要買的趕快買,錯過今天沒明天啦,收攤啦收攤啦,便宜啦!
  我說兒子別喊了,明天喉嚨一準嘶。
  那位美女回頭忍不住笑。
  回家的路上偶遇那位美女,她說:你看這邊紅紅火火,我們剛擺的那里就歇業了。明天早點來這邊。
  兒子厚顏無恥:美女生兒子記得找我。
  我與美女相視而笑。
  走進小巷,兒子意猶未盡:你信不信我敲門推銷?
  我還沒來得及回話,兒子哎呀一聲:我今天一天沒穿小內內,老難受了。
  我說你不是有好幾條嗎,怎么不穿?
  兒子說,早上尿床了。
  我訝異地說,你都多大了,還尿床。
  兒子說,昨天晚上尿一次,早上一次。妹的!
  我說,你這有毛病,要檢查。
  兒子背著一袋童裝往前跑:不要你管。
  我恍然醒悟:哦,了然。小心精盡人亡哦,臭小子。
  遠處飄來一把聲音:荷爾蒙旺盛……
  兒子長了毛茸茸的小胡須。

 既然大伙如此捧場,這點我始料未及,那我就來講講擺攤第二天的經歷。
  因為第二天要參加表弟的婚宴,我與兒子往返車程疲憊不堪,回來的路上母子倆倒在車上睡的橫七豎八,心想晚上就不要擺攤了,我明天上班,兒子明天上學,搞的得不償失。
  剛到家,兒子就說,快做飯,吃了好出攤。
  嗨,這家伙,積極性比我還高,坐車暈的七葷八素也不嫌累,擺攤擺上癮了。行,只要他有勁頭,就是累死我這把老骨頭我也拼了。
  做飯的工夫兒子溜到夜市轉了一圈,電話里匯報軍情,所有可以擺攤的位置被占,唯一沒被占的地方就是我們昨天擺的地兒。我說那里不行,那里行早被占了,哪還有我們的份。兒子說我們回來太晚了,八點多了,就這一個位置,咱是新人,練出經驗再說。我想想他說的也對,彼時飯做好,就叫他回來先吃飯。
  吃完飯我們背著行裝哼著小曲出發,準確的說是兒子哼著小曲。瞧這小子得瑟的,一天不練攤皮癢癢。
  我提議重新找地方,兒子說有塊地老熱鬧了,可現在沒人擺,不知道為什么。
  我說那我們去瞧瞧。
  一瞧,嗨,位置被占一半,同時有空位置,我們毫不猶豫下手。
  我說奇怪,這里怎么沒人擺呢,該不會有城管吧?
  兒子說;城管怕啥,就是真的城管來了,他會說:嗨嗨,你們干嘛呢,這里不允許擺攤知道不!然后我媽頭一抬,城管一看我媽容貌,立馬軟了:喲,小妞,長的不錯嘛!放心,這里是我的地盤,我說了算,有什么事可以找我。
  我說你他媽的想起一出是一出,隨嘴胡咧咧。
  兒子陰笑著:嘿嘿,你罵你自己哦。
  調侃城管一事,不料兒子一語成讖。
  擺攤第二天,我與城管正式交鋒。

我正在埋頭整理童裝,順便把買給自己穿的十幾雙黑絲襪帶出來試試運氣,就有人踢我鋪在地下的單子,語氣不慍不火:收起來收起來,這里不許擺。別的地我不管,這一條街是我的事。規矩是九點半搶位置,九點四十五開擺。
  我抬頭一看,一個精瘦的中年男人居高臨下地站在我面前,我收起攤子不卑不亢地說:哪知道這規矩呢,早知道早配合你工作了,都是混飯吃,不容易,與人方便與己方便,我這就搬走。
  中年男人說:這就對了,我們也是工作,多些理解。
  我說您客氣,沒有你們維護市場秩序,還不亂了套。一個繁榮的城市就要從細微處著手,細節才是癥結。
  許是覺出我說話還順耳,也不抵觸城管,他跟我拉起了家常,看著我兒子對我說:把你弟弟也帶出來擺攤?
  兒子搶過話頭:我是她兒子,她是我媽。
  我微笑著說:我兒子我兒子,現在的孩子太自我,缺乏鍛煉,特意帶他出來感受下。
  城管:多大啦?
  兒子:馬上16,我讀高一。
  城管對著我拉長聲調地說:哎呀,你可真看不出來,好年輕,真年輕。我還以為是你弟弟。這么小就帶出來,你這當媽的太狠心了。你老公呢?
  我還沒接上話,兒子插嘴就說: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。
  這小子,我心里暗叫一聲,又著實覺得好笑。
  我一臉坦然的笑:對,我帶他出來練膽子的。我這就走,不妨礙你公務。
  城管出手相留:不用走,去哪里不是擺,你就把東西放這里把位置占好,一會兒就可以擺了。
  我笑靨如花,難掩高興地說:那敢情好啊,謝謝了。原來城管都這么溫情啊!
  兒子附和,我以為城管來了就是搶東西,沒想到這么好。
  城管不急不惱:那都是網民把我們妖魔化了,我們理性勸告,絕不暴力執法。你一個人帶個孩子不容易啊!
  城管感慨萬千地說著,沒有要走,打算長聊的意思。


標簽:擺地攤經驗擺地攤心得
分類:創業故事| 發布:地攤貨批發網| 查看: | 發表時間:2015-8-12
原創文章如轉載,請注明:轉載自昊鑫隆百貨 http://www.rhgjsc.com/ 
日本韩国综合三级片